晨翔儿

秘密(二)


      ooc慎入!慎入!慎入!

      权志龙今天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  李胜利冷笑一声,不紧不慢地打着领带。他们已经分开很多年了,自己其实已没有立场去责怪他了。可是..不甘心啊。他抬手抚过肩头的褶皱,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自己。终年不变的黑眼圈,微微下垂的熊猫眼,像猫咪一样的唇形,  即使已是将近三十岁的人,即使此时身穿正装,眼角眉梢却带着少年的明朗清越。从前他站在镜子前,他哥就懒懒散散地倚靠在他身上,一边揉搓着他的耳垂,一边咯咯地笑起来,‘ 我们胜利真可爱。“我们胜利真可爱。  ”他突然有些愤恨。是不是一直拿我当做小孩子,所以才一直漫不经心的逗弄,强势地将我拖入情网,又在我逐渐沉沦时抽身而去。可我已经长大了啊,胜利已经长大了。所以,胜利要送哥哥一份大礼。他歪歪头,有些孩子气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  权志龙僵在原地,注视着不远处笑着的李胜利。“嘎吱” 头顶的吊灯似乎摇晃了一下,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。他下意识挣开身旁女孩紧紧挽住他的手臂,向着那孩子的方向迈了一步。  “嘎吱”他看着那孩子瞬间变得惊慌的脸色,张了张嘴,下一秒便被人紧紧搂住,温热的液体顺着那孩子的脸颊,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他的手背,上,他睁大了双眼,入目一片猩红的血色...胜利?

      李胜利咧开嘴角,轻轻答应了一声。察觉到权志龙通红的眼眶,有些惊讶,又有些讽刺。他抬手抚过权志龙的眼角,“哥, 在为我哭吗?真好啊..”他的意识渐渐有些涣散,吃力地扭过脸,朝着人群外一身洁白婚纱的女孩子露出一一个笑容,  瞥见女孩瞬间惨白的脸色,有些心满意足的闭,上眼。你猜,他还会不会娶你呢?就算他会娶你,那又怎么样?我会成为卡在你们之中的一根刺,根你永远无法拔出的刺。你争不过我的。他是我的。

      生生死死,都是我的。

     

秘密(二)

      轻虐预警,ooc慎入

      那是李胜利最后一次见到权志龙。

      不久之后,姜大声一脸复杂地告诉他,权志龙要结婚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李胜利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  他不止一次在梦中见到过类似的场景。有时权志龙会牵着看不清面容的女子,一脸幸福的笑容;有时会离他远远的,只留给他一一个背影,任凭他声嘶力竭地哭喊,从未回头。那些个数不清的日日夜夜,即使他们十指紧扣,相拥入眠,他还是会在深夜,泪流满面地从噩梦中苏醒。李胜利始终觉得,他与权志龙的爱情,像一场偷来的美梦,他小心翼翼地护着,守着,却总逃不过支离破碎的宿命。如今这场梦,终究该醒了。

      他一点都不怨恨权志龙。他们也曾背靠背拼命挣扎过,也曾手牵手奋力前进过,也曾肩并肩痛苦抗争过,只可惜他们所要对抗的,是整个世界。年少时,他们都曾以为,爱可以战胜一切。但当现实与责任一点点压, 上彼时他们尚且稚嫩的肩膀,一次次的碰壁让他们头破血流,遍体鳞伤后,他们终究还是妥协了。现在想想,那些仅凭一一腔孤勇,去追逐一个人的时光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他们终究,都长大了。

      李胜利一个人坐在江边,又想起多年前那个汉江的夜晚,权志龙手指间闪烁的烟火,那是他一生见过的,最美的星辰。

      他垂眸,无意识地摩挲着指尖。如果我放开手,是不是从比以后,你便可以正大光明地活在阳光下,有一个温柔的妻子,美满的家庭。那么便让这份爱成为一个永不能言说的秘密,让我一一个人继续活在黑夜里,守着我们曾经痛苦又欢愉的记忆,用一辈子去缅怀我们逝去的爱情。

      李胜利站在江边,轻轻阖上眼。从此以后,你的爱恨嗔痴,嬉笑怒骂,再与我无关了吧。


发现小姐姐们都不喜欢虐文呀。秘密二胜利病娇版,期待一下么。

秘密(一)

      李胜利从未想过会再见到权志龙。

      那人斜倚在墙上,右手夹着一根烟,有一下没一下地吐着烟圈。他的眉毛轻轻皱起,时不时向远处张望。李胜利知道他在等人,而且有些不耐烦了。从前他们在一起时,李胜利偶尔会有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,权志龙便皱着眉头在一旁等他。等他忙完工作,又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他闹脾气,李胜利总要耐着性子哄人一对于他, 李胜利总是极有耐心的。不自觉勾起嘴角,随即慌忙将自己从过于美好的回忆中抽离,李胜利明白,现在他应该立刻头也不回地离开,可是心底总有个声音,一遍遍叫嚣着,“再看他一眼吧, 一眼就好。  李胜利近乎贪婪地紧盯着那人瘦削的下颚,直到远处急匆匆地跑来一个女生,亲昵地挽住权志龙的手臂。李胜利深吸一口气,犹豫着想要离开。权志龙却似感觉到什么,猛然转过身,李胜利猝不及防地撞_上那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  李胜利的理智告诉他,该走了,可是身体却僵在原地,从心底疯狂翻涌上的情绪,压的他喘不过气。他看着那个人掐灭手中的烟,挣脱女孩紧紧挽着的手臂,大步向他走来,仿佛他们分离的这许多年,所隔的万水千山都在慢慢翻起,折叠。他愣愣地站着,直到被拥入熟悉的怀抱。李胜利闻着那人身上传来的淡淡烟草味道,手情不自禁地攀上了他的肩膀。他想说些什么,却越过了权志龙的肩膀,对上了那个女孩的视线。平静得毫无波澜,透着事不关己的淡漠,甚至有些不知名的笑意。李胜利曾见过许多人的眼神,轻蔑的,厌恶的,敌视的,却从未像今天一样,一瞬间让他如坠冰窟。难堪,  愤怒,  不甘,争先恐后地涌上心头。李胜利猛地推开权志龙,近乎狼狈地转身踉跄着离开。

      权志龙没有追来,李胜利松了口气,说不清是落寞还是释然。

    

   

温暖


权志龙百无聊赖地踢了踢脚下的石头,狠狠地打了个寒颤。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,轻轻跺着脚。在原地呆了一会儿,终于有些受不了呼呼作响的风,揉了揉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子,他小跑着靠近音乐教室,小心翼翼地探头张望起来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道声音突兀地在身后响起。

权志龙吓了一跳,老老实实地缩回脑袋,叫了声,  “老师好,我在等人。

“等人?  ”面色严肃的人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怀疑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话,  “男生还是女生?”

“男生,是我弟弟。”权志龙低着头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乖巧一点。老师的脸色缓和下来,  “那跟我去办公室等吧,外面太冷
了。” 

权志龙愣了愣,连忙摆摆手,  “不用了,我还是先回家了,看样子还要很久。”  他冲着老师弯了弯腰,转身向校门口走去。走到分叉口,权志龙左右张望了一下,走小路转回了音乐教室的后门。在心里为自己的随机应变鼓了鼓掌,权志龙轻轻掀开门]帘。李胜利正对着他坐在小板凳上,双手放在腿边,坐的端端正正的。权志龙觉得有些可爱,  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。李胜利随着钢琴哼着调子,不自觉地一下一下轻晃着脑袋,无意间对上权志龙亮亮的眼眸,愣了一下,弯了弯嘴角。权志龙满足地眯起眼,方才冻得有些发麻的手脚似乎也温暖起来。

李胜利小跑着从教室出来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他绕着音乐教室找了一会,终于在后门]的角落里,找到了蜷缩成一团的权志龙。又好气又好笑地把人拉起来,握住权志龙冰凉的双手,不满地抱怨道:“我不过是在校内参加个音乐社团嘛,结束后我会和朋友一起回来的,哥干嘛非要在这里等。等就算了,干嘛不进去,冻出病怎么办。  ” 

权志龙有些委屈地抽回手,  “李胜利你好凶啊,我还不是担心你一一个人回家,进去等又怕打扰你。”  李胜利无奈地叹了口气,刚想开口哄一下又在闹别扭的人,便被一同参加社团的朋友打断,  “胜利啊,既然这样我先回去了。真羨慕你啊,你哥哥真好呢。”李胜利点点头,装作没看见他哥瞬间亮起来的双眼,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,仔仔细细地给人围上,“哥, 我们回家?  权志龙摸了摸脖子,上的围巾,指尖满是温暖柔软的触感。胜利的温度,他满足地点点头,牵起李胜利的手。李胜利没有反抗,顺从地与他十指相扣。

谢谢你,小心翼翼的呵护与温柔。谢谢你,愿意在寒风中牵起我的手。全世界最好的哥哥,我最好的爱人。

岁月

权志龙斜倚在栏杆上,无意识地咬着手指甲,看着在篮球场上活蹦乱跳的某人。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小声嘀咕道:“明明是一起睡的,怎么那孩子那么有精神啊。”

“哇!!李胜利!!”

还未抱怨完,便听到篮球场上爆发出一阵欢呼。权志龙循声望过去,李胜利站在三分线外,轻轻一抬手,球稳稳地扣入篮筐。那孩子在四周的欢呼声中甩了甩头上的汗珠,有些得意地笑起来。学校后山的榕树上依稀传来几声蝉鸣,正午的阳光从头顶洒下,为球场中央的人镀上一层光晕。李胜利突然转过头,向权志龙招了招手,另一只手向上一抛,篮球便在指尖慢慢旋转起来。

权志龙看着他翘起的嘴角,忍不住跟着一起傻傻地笑。他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人的身影,目光落在旋转的篮球上,有些疑惑地想:那孩子的手肉肉的,短短的,篮球不会脱手嘛。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目光触及坑坑洼洼的指尖,有些不自然地挪开视线。胜利看见了,又该唠叨了。

“胜利学长是在向我招手嘛!”权志龙歪了歪头,看向身边兴高采烈地讨论着的女生们,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:才不是。我家胜利当然在看我!眼看着女生们互相打闹着向球场走去,权志龙忍不住迈开长腿,不远不近地跟在她们身后。

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,权志龙咧开嘴,露出整齐的一口白牙,视线追随着李胜利奔跑的身影。

“权志龙学长。”一个女生红着脸在他身边坐下,“请问你有女朋友吗?”

权志龙收回视线,挑眉笑道:“女朋友是没有…但我有家室了。想知道是谁?”

女生的眸光黯淡下去,随即重重点头。权志龙翘起嘴角,突然站起来,冲着球场大喊:“李胜利!”李胜利下意识回头,看见他哥笑的一脸得意,身边坐着的几位女生睁大双眼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

李胜利:???

众女生:!!!

权志龙:~~~

执念

权志龙点起一根烟,冷眼看着点点星火在指间明明灭灭,终于归为一片虚无。天色渐渐暗淡下去,他想起身开灯,却提不起一丝力气,索性任由夜色将他一点点吞噬。无意间瞥见桌子上并排摆放的水杯,不自觉扯出一丝笑意。那是他世巡时,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买的。造型很简单,甚至有些幼稚,可是他很喜欢。每次看见杯子上圆圆滚滚的小熊猫,总会不自觉地想起胜利,胜利似乎有一种魔力,每次想起他时,总会让自己忍不住翘起嘴角。 他伸出手,抚了抚冰凉的杯壁,指尖似乎依然残留着那人的温度。自嘲地笑了笑,那孩子走了那么久,哪里还有什么余温呢,真是疯了。他收回手,对着一室黑暗轻声呢喃“呀,权志龙,你真是疯了…”

那孩子来找他时,他是惊喜的。他们越来越成功,见到彼此的机会却越来越少。虽然那孩子仍会在舞台上努力调动气氛,逗饭们开心,面对他偶尔的欺负,仍是笑着毫不在意的样子,但他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。直到有一天,他结束舞台后,看到那孩子晒出的合影,入目满是陌生的面孔,才恍然发现,当初跟在自己身后那个懵懵懂懂的孩子,真的长大了。变得成熟,变得稳重,变得…不再需要自己了。

好像还能想起那个孩子抚上自己脖颈时,紧皱的眉头,小心翼翼的语气“哥,疼吗?”

那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?“不疼啊,洗纹身不疼的。就算疼,看到我们胜利一切都好了。”

那孩子闻言轻轻舒了一口气,“哥入伍这段时间,休息下吧。”犹豫着看了看我的脸色,“哥退伍后也好好想想自己的事吧,永裴哥都已经结婚了,哥结婚后,我不是还要住在隔壁嘛。”

不知在原地愣愣地站了多久,才慢慢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李胜利…你来找我,就为了跟我说这些?”那孩子的神色惊慌起来,嘴唇一张一合解释着什么,我却听不见一丝声音,仿佛这个世界,连同眼前这个人在慢慢走远,终于模糊起来。等到再次回过神来,李胜利已经离开了,桌上放着他临走前倒的一杯温水。看啊,成熟稳重,体贴入微,这才是李胜利不是吗。 权志龙看着满地散落的烟蒂,轻轻叹了口气,慢慢倚靠在宽大的沙发背上,手指紧攥住胸前的衣物,小声嘀咕道,“啊李胜利,其实真的很疼啊…”

我的十年绯闻对象

小脑洞,一发完。
ooc在我
李胜利苦大仇深地皱着一张脸,盯着桌子上嗡嗡作响的手机。他无意识地咬住下唇,终于等到屏幕上的光黯淡下去。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,手机又重新疯狂震动起来。他甩了甩有些麻意的手指,下定决心般地按下了接听键,随即迅速将手机远离耳边。 “李胜利!!!”手机那头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,李胜利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,将手机凑近耳边,小心翼翼地叫了声,“哥…” “呀!!李胜利你本事大了!我才入伍多长时间,你就敢传绯闻了…”李胜利抿着唇,有些无奈又宠溺地听着那人怒气冲冲地数落他。不知过了多久,那头的人似乎有些累了,终于停止了狂轰乱炸般的言论。李胜利听着依稀传来的吞咽声,歪了歪脑袋,这哥是说累了在喝水?他眨了眨有些下垂的熊猫眼,似乎看见了那个人微微扬起的下颚,半眯着眼,漫不经心的样子。就像从前无数个日夜,那人仍在他身边一样,仿佛下一秒便会转过身来,拖着尾音叫他,“胜利啊~~” “哥~”察觉到那人喝完水,似乎有再接再厉的打算,李胜利连忙软下声音,撒娇般叫了一声。“不知道哪个无聊的人传的小道消息,哥不要放在心上嘛。再说,传绯闻好像也蛮有意思的。” “呀!”听着那边的人瞬间加大的声音,李胜利有些狡黠地笑了笑,不紧不慢地接着道:“是挺新鲜的嘛。毕竟我出道十年的绯闻,都给了哥呢。”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起来,“呀,你小子…”他闷闷的声音响起,“李胜利,我想你了”。李胜利握紧了手机,好看的猫咪唇轻轻勾起,“我也是,我的十年绯闻对象。” 我的哥哥,我的leader,我的英雄,我的爱人。

最近入坑。小脑洞,一发完。可能ooc,不喜勿喷。